我院客座教授Wolfgang Hill先生在学院工作侧记-天齐网-国家示范性高等职业院校天齐网
天齐网 > 学院故事 > 正文

天齐网我院客座教授Wolfgang Hill先生在学院工作侧记
2017-04-21 13:49:13   来源: 宣传统战部     点击:

引进国外优质教育资源 助力学院优质校建设

——我院客座教授Wolfgang Hill先生在学院工作侧记

4月6日上午,我院客座教授、德国技术学院院长联席会首席发言人Wolfgang Hill教授来我院工作。为了推进学院优质校建设工作,学院聘请Wolfgang Hill教授为学院智能制造专业群境外技术专家,指导我院智能制造专业群课程设置、教学管理、师资队伍建设、实训室建设等工作。

Wolfgang Hill教授(左三)

Wolfgang Hill教授,既是机械方面的专家又曾做过职业学院的CEO,因此无论在专业领域还是在管理方面都具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经验。虽然Wolfgang Hill教授虽已逾花甲之年,但依然精神矍铄、充满活力,而且他为人谦逊、随和且十分幽默。几天的时间,Wolfgang Hill教授给天齐网论坛带来了崭新的思维,使天齐网论坛对智能制造专业群建设有了新的思考和认识,对我们优质校的建设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从质量管理到EFQM模型

Wolfgang Hill教授首先给我们带来了德国质量管理的理念,使大家对质量管理有了新的认识。100多年前德国就提出了质量管理的概念,不仅重视过程质量,而且更加重视结果质量。强调的是怎样做的更好,并要求每个部门、每个层面的人做的更好,持续提升质量。在Hill教授耐心细致的讲述中,我们了解到,德国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探索学校质量管理实践,但是都没有找到很好的方法。目前,德国职业教育内部质量保障模式主要有ISO9001、EFQM、Q2E模式。他认为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对企业产品生产质量管理是适应的,但是对的人的管理是不适应的。

Hill教授边讲述边与大家一起交流讨论了如何在学校做好质量管理,他还为大家详细介绍了德国EFQM模式在德国职业学校中的应用。EFQM业务卓越模型简称EFQM模型(EFQM Model,EFQM业务卓越模型),是欧洲品质管理基金会(European Foundation for Quality Management,EFQM)建立的,则给组织提供了一个用于自我业务评价和改进的工具。EFQM模型是欧洲大陆使用最广的质量管理架构。它是一个非硬性规定的全面质量管理架构,包括9个原则,其中5个属于“引擎”(Enablers),4个属于“结果”(Results)。“引擎”原则指导企业怎么做。“结果”原则指导企业达到具体目标。“引擎”导致“结果”,来自“结果”的反馈帮助进一步提高“引擎”。EFQM模型承认有各种各样的办法达到可持续的卓越绩效。但是,EFQM同时假定,不管是从绩效、员工、顾客,还是从社会角度来衡量,达到卓越的前提必须是,在有力的领导下,战略决策通过人际合作、资源及流程得到贯彻执行。Q2E模式是以职业学校为实施对象的质量管理结构导向模型,指导职业学校建立正确且有效的学校质量管理系统,解决学校必须“做什么”的问题。德国从2003年开始推广应用Q2E模式,成为德国职业教育内部质量保障的核心模式。在Q2E模式中,保障职业学校教育质量的关键路径就是不断优化和完善学校行为,不仅关注学校的输入质量,更多的是关注过程质量和结果质量,尤其重视学校和课程质量及教育者的服务质量。老师们也纷纷进行了相关问题的询问和请教。

通过学习交流,老师们感觉到自己就像被注入了新鲜的血液,觉得视野拓宽了、思路也被打开了。学院参加座谈的质量控制与绩效考核办公室负责人说:“从Wolfgang Hill教授的介绍中可以看出,持续改进是德国职业教育内部质量保障永恒的主体,对我院目前开展的内部质量保证体系建设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很值得我们学习研究和借鉴”。

从德国培训模式到工业4.0

Wolfgang Hill教授为我们详细地介绍了他所在的机构已开展的师资培训项目和能做的培训范围。双方通过交流、沟通,最后初步达成了师资培训的四个模式:专业群骨干教师长期培训,每专业2至3人,培训2至4个月;专业群骨干教师中期培训2至3周,每专业5至10人;专业群管理人员短期培训1至2周,10至20人;全院管理人员培训,时间1至2周,20至30人。同时还初步确定了智能制造专业群培训项目:包括汽车机电维修、课程开发理念、教学项目设计与实施、综合实训项目开发应用及双元制运行模式等项目。

Wolfgang Hill教授还给大家谈了他对德国工业4.0的认识。德国工业4.0——未来生产技术。未来工业发生的变化就在于全新的人、机器和数据的交互方式。工业4.0将真实世界的生产与信息和通讯技术组成的虚拟世界融合在一起;数字世界是对传统工业过程的补充,并进行优化。为以高质量水平规模制造定制化产品打下了基础。工业4.0的核心是生产过程中信息共享,充分调动社会(企业)资源提高生产效率,为人类的生产生活提供更精准便捷的服务。互联网如蒸汽、如电力一样,只是我们满足生产生活需求的平台,我们在这个平台的协助下,更精准更便捷的实现了生产生活中的相关服务,而这也是工业4.0的终极目的,我认为这种提法应该反过来说:+互联网,比如教育+互联网,制造业+互联网就是工业4.0。

Wolfgang Hill教授在介绍工业4.0时,还展示了现代机械制造工厂的画面,同时他通过例举一个接订单到完成订单的一个过程,做了详细地解说。他说,这是一个现代德国工厂。星期五下午业务部门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客户要求加工一个产品,周一上班取货。德国的情况是没有人加班工作。按照传统的管理模式,生产准备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周五下午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项任务是不可能的。在CP(物理信息)工厂里,这个业务人员马上打开电脑,登录管理系统,马上查到仓库中有加工这个产品的刀具,又检索到2个小时后有一台设备将要结束当天的工作任务,业务员马上安排了这项工作。通过智能生产线、工业机器人,为设备操作人员配备好了完成该任务所需的所有工具和原材料,设备操作者从网络上下载编程员刚完成的加工程序,在数控机床上仿真,然后加工,在下班前完成了生产。

通过这个实例,Wolfgang Hill教授为大家生动形象地描述出了工业4.0未来工厂的运行管理情况。

从团队管理到职业教育项目

12日,Wolfgang Hill教授结合自己的经验,为大家讲解了团队管理的定义、团队组建的方法及原则。他指出,在团队组建时要折中,有冲突管理精神,并特别强调:“犯错误时很正常的,关键是怎么处理已发生的错误,要经常自我反思自己为什么犯错误,并坚信每天都有机会修改错误并从中取得进步”。他还提出,团队领导人在团队的建设发展过程中要构建整体框架和制定发展目标,再将整体目标分解为小目标分配给下属的小团队。然后设计完成整体目标的步骤和采取实际的行动。并主张在此过程中合理的使用奖惩制度,在需要鼓励团队积极性的时候要采取积极的鼓励手段,在需要鞭策下属的时候也要采取适当的惩罚措施。双方在管理过程中奖惩手段使用、冲突管理等问题达成共识。

 

随后,Wolfgang Hill教授就如何做好职业教育项目向大家介绍了自己的观点。他用生动幽默的语言,生动形象地谈到做好教育的基本条件,他说,人要想出色的完成一项任务必须同时使用自身的大脑、心和手。用脑是说为了教授学生一杯水,教师就要有一桶水的储备,不断学习新知识、新技能;用心是指要有满腔热情,没有热情干不好任何工作;用手是指勤快,懒惰只能使美好的理想化为泡影。他又谈到项目化课程设计中,团队合作精神及设计步骤。他指出教师在备课或设计期间也可以去当地的企业、机构做调研或者咨询,拿到一手的资料,这样才能让你的课堂更“活生生”地生动起来。

Wolfgang Hill教授还特别提到了职业院校双元制教学原则。他指出,要在学习的过程中要将理论学习和实践学习结合起来,一半时间用于学习,一般时间用于实践,并主张鼓励学生在进行完专科阶段的学习后升到本科类院校中进一步践行理论及实践的学习。

参加座谈的电子电气工程系骨干教师张世生听完讲解后深有感悟,他说:“听了Wolfgang Hill教授的报告,我是感到受益匪浅啊,教授的讲解使我们进一步明确了在做项目时要有高度的自主能动性,要不断改进自我管理能力,同时在正确衡量自身的能力的基础上,定位合适的目标。在接下来的实施过程中,我们教师要更好的帮助学生进行自学,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和热情,并为学生营造良好的氛围。而作为学生要有充分的自主意识,要提高自主学习的能力,培养在不同环境下迅速找到问题解决办法的能力。”

9天的时间里,Wolfgang Hill教授不辞辛劳,共举办讲座1次,主题研讨8次,实地考察指导1次,推进了我院国际化办学工作,指导了我院智能制造专业群建设等工作。这必将提高我院智能制造专业及相关专业的人才培养质量。

在与Wolfgang Hill教授道别时,我院智能制造专业群所在系院的汽车工程系负责人表示:几天来,Hill教授给我们带来很多新的理念和认识,也给了我们很多的建议,收获很多。我希望下次教授来访时能够提供些具体的项目教学案例和组织教学的经验给我们,希望给我们些更加具体的,如实训室建设的设计选型、布置安排、功能区域的分布等方面的指导。相信这也是我们老师们共同的愿望。

 

    编辑记者:牟秀颖

资料提供:国际学院 苏元彬 刘哲

           

上一篇:小系也能展大风采——记蓬勃发展的动漫艺术系
下一篇: 访省级优秀辅导员薛健:桃李芬芳彰显努力 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分享到: